施正荣用太阳赚钱(二)
来源:特价圈

就算身边的人都开始动摇,施正荣还是坚定他从事的是个前景无限的行业。“我一直讲所有的能源都来自于太阳,我们现在是用过去太阳的能量,煤、油、天然气都是储存在地球下面的能量。我们采用直接的阳光来发电,发热,不会造成任何环境污染,而且是一个用之不尽,取之不完的,所以我对我们的员工讲,开科技大会对我们的科技工作者讲,对政府也讲,这个市场是无穷大的。”

事实证明,经过一段艰苦的创业期之后,2002年施正荣的产品一投产,就迅速在国际上打开市场,到2003年底就盈利了700多万。

坐了13个小时的公交汽车

企业成功了,但要想继续迅速发展下去,就必须有足够的硅,因为目前只有硅才能造出能把太阳能转变成电的硅板,所以施正荣才跑到欧洲找硅。“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了客户没有材料,照样满足不了客户要求,这是第一。”施正荣说,“第二如果在2004年、2005年、2006年这几年没有硅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生产了。”

然而,由于太阳能产业在全球的迅速发展,太阳能级硅料呈现出供不应求的局面,仅2003到2004一年的时间,硅的市场价格就上涨了30%多,其抢手程度可见一斑。但硅对于施正荣来说,就相当于米。尽管他已经有几家硅的供应商,但是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还必须要依靠更多的硅。所以当他听说欧洲有硅时,买了张机票就飞到了欧洲。

“印象最深的我坐飞机坐到莫斯科,然后再坐514坐到首都。”他到吉尔吉斯坦去找材料,一个人坐了13个小时的公交汽车:“开到山里去,一看是一个石英矿,旁边有一个把石英矿变成冶金硅的破烂的工厂。”

真是天不遂人愿,施正荣在欧洲跑了一大圈,就是不见硅的影子。

他不愿意白跑,一边用E-mail远程遥控公司里的事务,一边在欧洲继续寻找硅。他想到一家曾经有过生意往来的德国公司,那是全球最大的硅片制造商之一,施正荣琢磨着,找不到新的硅源,找他多要点硅也行,于是就抱着一线希望飞到了德国。

施正荣描述:“他家是三四十亩地,一个很大的庄园,是一百三十年前一个犹太银行家造的,他就陪着我介绍这个房子的历史和文化。我看他心情不错,心里想估计这事有希望了。”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对方似乎只是很热情地带他参观古堡、欣赏风景,而对于硅的事情却只字不提。施正荣根本没有心思欣赏:“我打断他的话,我说我想你明年能给我们增加多少硅,他回过头来说,你明年的是零,用手比划了一个O型。”一句话让施正荣觉得透心凉,商场上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根本就是两回事。对你好,不一定就是要跟你做生意。好吃好喝地招待你,可就是不答应给你硅,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施正荣是干着急没办法,只好打道回府。

眼看在德国找不到硅了,正准备回国的时候,德国商人的儿子找到了施正荣:“小孩说他拣到了一个中国造的打火机,从来都打不出火来,他就跟他爸讲,能不能让这位中国的叔叔帮助修一修。”施正荣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打火机,能不能修好他心里也没底,更不明白一个德国小孩儿手中怎么会有这样一只中国打火机。但是那孩子天真的眼神让他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于是决定想办法把打火机修好。“因为这是小孩拿过来的打火机,所以证明这个小孩可能喜欢,如果能够修好的话,对这个小孩来讲可能是一个惊喜。回来以后我就把我的打火机给我的驾驶员,我说你想办法把它弄好。”

施正荣去德国找硅,没看到硅影,却从德国带回一个坏的打火机,还煞有介事专门找人去维修,这跟他要找的硅有什么关系呢?

大家都不清楚施正荣怎么对一个破打火机这么关心,甚至有人怀疑,施博士想打打火机的主意,让打火机帮他把太阳的光和热聚集起来?尽管对施正荣的做法感到奇怪,但也只能按着他的要求,找地方修打火机去。

施正荣很高兴:“没想到过了两天驾驶员就把打火机送回来了,一打,火苗窜出两英寸高,令人激动。当时正赶上圣诞前夕,我把打火机很精致地包装了,作为圣诞节礼物给德国孩子寄过去了。”之后对这事慢慢淡忘了。没想到十多天后,他接到德国的一个电话,说是要跟他签合同,向施正荣提供十年的硅原料。

直到德国老板派代表跟施正荣签约时,他才得知,原来就是那个坏掉的打火机,让德国老板深受感动,觉得他人不错,才有了那份十年的供货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