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来源:特价圈

有时候害怕两个人在一起,因为其中一个人终究会被另一个人遗忘。
其实我们从来没有被人遗忘,就像我们从来没有遗忘他人一样。

那是一个夏天,那是一个单单属于2006年夏天的故事。

Boy:
又是一个闷热的夏天。我趴在桌子上望着黑板发呆,黑板上写满了上节课留下的板书。低头是一张试卷,还残留着油墨的淡淡香气。我努力的提起精神,玩弄着手中的笔,轻轻叹了一口气。试卷已经写完了,环视四周,好象没有人像我那样无所事事吧。轻浮的笑笑,呵,今年我该毕业了吧?!

Girl:
2006年即将发生很多事:毕业会考、毕业、最后一次集体活动、本命年的生日......我发现我这个位子其实很好,抬头,左边是蔚蓝的一片天,偶尔有几只鸟儿飞过。右边是一排年轻的植物,风一过,便哗啦啦的划出一道孤独的弧线。对了,那边还有天主教堂的十字架,还有那个永不停息的钟。在2班的教室里,这意味着,我可以安静的屏息潜伏于习题深深的海里。

Boy:
桌上一张卷子,英语的,才六十几分。老师已经不止一次语重心长的告诫我了,无奈,将卷子胡乱的塞进抽屉,算了,这辈子注定我是个英语盲吧。长期以来我对分数已经麻木了。特别是英语成绩。那注定是我永远跨不过的一道坎吧。

Girl:
桌上一张卷子,英语的,满分。周围是同学羡慕的目光和阵阵称赞声。我已经习惯了。我只是一遍又一遍的笑,其实他们不知道,正因为他们如此看好我,当我是不败的神话,他们没想过,我也有压力的,我也会不开心的,是人,就一定会这样。

Boy:
一直摸不透自己想干什么,我想我追求的不只是荣誉。其实我也想自由的奔跑啊!如果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我会选择拼搏到底。我不信,我会输,我不想输,因为我不想哭。我也不会允许自己输掉那个夏天。也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听好了,永远。

Girl:
身边不缺乏开朗的朋友,可真正理会我感受的没有几个,每次都是她们在发表自己的长篇大论,当我想说说自己的感受时,总是不适时的打断,所以,每次都只有她们说话的机会,而我,只是静静地听着。对比这些,我还是比较欣赏男生的性格,起码,他们会听我说话,给予我意见,尽管有没有听进去。无数次听“谁人曾照顾过我的感受.....”我想,恐怕只有文字才能表达我的情感吧。

Boy:
“秋天快来了”她突然说。“是啊”我说。一边收起桌面的书。然后彼此沉默。我很想问她,但是看见她安然的表情,又觉得知不知道答案也是无所谓的。
秋天快来了,我们快要说再见了。

Girl:
入学摸底考成绩排名出来前,许多人都在安慰我,可我偏偏是一个对自己很没有信心的人,又偏偏是追求完美的人。看着他们为打听排名情况奔波的身影时,突然觉得,友谊的力量真的很伟大。
写字写得手酸的时候,抬头,还是可以看到一个男生看着外边的天空发呆。回过神,前面坐的是一个很乖巧的女生。他,已在Y班了。

某天看到如此一段话:
旅途中,崭新的气球飞走了,回家的钥匙也不知丢在哪儿了,孩子蹲在角落里等待,可是等待的人却没有来。这都不能不说是悲哀的事,可是因为看见前方谁飞扬骄傲的眉与坚强的眼泪,也终于愿意相信幸福的可能。所以,不管最后谁到达了,谁没有,也终于有了铭记的证据。

将它抄在一个新的笔记本上,想送给他,但是终究没有。撕下写有东西的那一页,折成纸飞机。算了,过去的,就让它随风去吧,有些东西,深埋在心底就好。

也许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哪怕完美得遍体鳞伤,也要杜绝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