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富豪林涧:"自宫"到自修
来源:特价圈

一位经营过上亿资产的企业家为什么突然销声匿迹,退隐于山野江湖?几年后的归来,他最大的感悟又是什么?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在西单与林涧面对面。

林涧,左岸工社的操盘手,曾经在北京地产界树起过特立独行的个性化营销风格,然而2005年后,人们发现,林涧好像突然人间蒸发了。

一位经营过上亿资产的企业家为什么突然销声匿迹,退隐于山野江湖?几年后的归来,他最大的感悟又是什么?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在西单与林涧面对面。

“自宫”到自修

眼前的林涧平和而又自谦,如果不介绍,你根本不会想到,这是一个曾自题“欲练神功,挥刀自宫”的企业老板。

作为清华的子弟,林涧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至今在谈话中,他还在以读书人自居。从小在一大堆建筑书中长大,拥有清华大学城市规划硕士和建筑学学士学位的林涧从北京万柳新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始了他的创业历程。人文修养使他经商也是个性十足,下海之后的得意之作左岸工社,被人们认为是为客户营造儒商氛围的人文情怀,提倡一种休闲与轻松的办公环境。当年广告上那只黑色的甲虫表明了他当时的追求:世界向右的时候,我们向左。

然而,营造轻松环境的人却活得并不轻松,“那时我是每天工作14小时,上午十点到办公室,晚上12点才下班。”那时的林涧仿佛变成了超人、铁人。虽然学校学的是建筑和规划专业,但下海后的创业却有点处处碰壁。从项目的拆迁、融资、施工、设计、报批、水暖电气到项目销售、广告,就像是做了一道综合题。在这种高强度近似于血拼的努力下,左岸工社获得了成功,但不知不觉中,林涧的身体却越来越透支。

那一天,他十点到办公室,两小时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了,赶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认为,他的颈椎严重变形,伤势象是一个刚出了车祸的人,对这种纯粹医疗上的解释,林涧只有暗自苦笑。他突然意识到,日积月累的精神压力居然可以使身体变形。随后是大约三个月的住院治疗,使用了除手术之外的各种中西医方法,效果不大,尝试重新工作时,依旧痛苦不堪,正常的工作甚至思维状态都已成为不可能,身体再次向他发出了明确的“停止”信号。一个偶然的机缘,林涧在一位好友的引领下,断然放弃了城市里企业家生活,走上了进山自修的道路。

减一步海阔天空

离开了战斗了数年的办公室,放弃了纷烦的利益之争,把工作移交给另一个团队, 林涧向车水马龙号称中国硅谷的中关村挥手,没有带走一片云彩。他的踪迹从青海到四川,后来落脚到了粤北的东华山。来到这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小山,林涧第一次如此亲近的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力量。

这座小山,山青水秀,山上林木荫郁,林间幽谷遍布,青泉潺潺,仿佛掬一捧水,就能涤清人的五脏六腑。林涧喜欢上了这里,并在此停下了脚步。起初住在半山上的农舍里,后来一度搬进山洞做起了“山顶洞人”。每天的生活,从听到鸟鸣,看到第一缕阳光开始,喝着泉水,吃着农家菜地种的青菜,爬山,远眺,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林涧过上了神仙一样的隐居生活。

“刚开始也不适应,这里没有电视、互联网、没有报纸,没有一切与外界交流的工具。”然而,渐渐地,林涧喜欢上了这里的生活。喜欢上了以前从未体味过的那种宁静——“山里非常静,静到你在山顶,可以清楚地听到山脚下农家的说话声。”

山上生活久了,偶尔一次到附近的城市去时,离得很远,他就可以闻到公路的味道——这是一种很奇特的发现。一年多的山居生活,林涧发现,过去用了很多中医、西医方法都不能完全治好的颈椎病竟然奇迹般地康复了。原来大自然就是最好的治疗手段,人本身就具有着自我康复的功能。

一年多的隐居生活让林涧对一切都有了颠覆性的看法。林涧认为,过去做事情太着急,急功近利,对结果看得很重。而生活在大城市中的人大多也是这样,每天忙忙碌碌,嘴上发牢骚,实际上停不下来,总是计划着休假,但似乎永远也实现不了,其实这个过程是非常不健康的。人需要停下来,甚至退一步,这时你可能收获到了志愿者的行列,为乡村设计一些小图书馆和厕所。

太极中发现“无中生有”

林涧7岁进什刹海体校学习武术,李连杰曾是他的师兄。在体校练了多年的套路、对练,其中包括太极拳,大学时还获得过北京市高校运动会太极拳第三名。然而,在重新归来之后,他发现以前练了那么多年,都只是练外在的形体。在农场一位好老师的指导下,他在间断20年后重新拾起了太极拳,不但迅速恢复了状态,而且比以前打得更好了。

“以前只是形似,不懂其中的道理,现在突然明白了很多拳理,比如太极拳为什么不用力。”林涧认为这正体现了“无中生有”的道理,“无”就是适时的中断和停止,是归零的状态,绝对不是消极的东西。“无”中蕴藏着无限的可能,宁静中充满了变化的动力和能量。所以,不用力反而是一种锻炼力量的最佳方式。过去看起来玄而又玄的概念其实是实实在在的应用和体验。

当年,做左岸工社时,在长期“自我摧残”中林涧白了头发。如今,准备再入商圈的他,明白了生活要“乐活”,明白了健康和适度,明白了“少就是多”的真谛。

那位曾经充满个性、自信的左岸工社社长林涧,在经历过心灵的游走历程和精神的波折之后,重出江湖,这一次,回来的是一个成熟的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