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吧陈华:互联网老兵的新改变
来源:特价圈

当很多互联网产业关注者得知时下热门手机应用“唱吧”创始人是陈华的时候,他们并没有马上意识到,这个陈华,就是当年酷讯的那个陈华。

也难怪,陈华这个名字,在国内,无论是姓还是名都太过于常见。更重要的是,唱吧,这个红底色、充满了各种“卡哇伊”元素和BlingBling感觉的手机应用,和陈华当年所做的那个除了文字链接之外没有多余元素的生活信息垂直搜索网站酷讯,看起来实在太不一样了;而唱吧“最时尚的手机KTV”产品定位,也跟陈华的老本行搜索引擎毫无关联。

而陈华却明白,这一波投身移动互联应用开发的创业者,其实不少都是前几波国内互联网创业高峰里的老熟人。比如,成功推出“捕鱼达人”游戏的触控科技创始人陈昊芝,此前创办过“爱卡汽车”和“盛世收藏”网,参与过译言网的运作;手机应用“食神摇摇”的创始人兼CEO就是陈华当年在酷讯的老搭档吴世春;就连现在炙手可热的腾讯微信产品经理张小龙,当年也是Foxmail的开发者和腾讯QQ邮箱负责人。他们有技术,有经验,也不缺资金和人脉,移动互联网给了他们一个重新起跑的机会。

在中国,互联网老兵不死,也不会消失,只是得学会改变。

试错

唱吧的办公室位于北京三元桥附近一栋名叫第三置业的写字楼里,简陋得像是个快递公司的中转站。这里离北京的CBD区域尚有段距离,但离互联网公司聚集的中关村更远。离开了酷讯在五道口的办公室之后,陈华再次创业时,也选择了远离中关村。

大约只能容纳十几人的办公室里是典型的IT创业公司场景:清一色的男性程序员相对而坐,空气中只有重重的键盘敲击声。不过每隔一段时间,这些程序员会拿出各种麦克风或者手机,兀自唱起歌来,虽然他们唱得算不上动听,有时甚至听不太出曲调。

他们唱歌的目的并非为了娱乐,而是调音,根据录音反馈检查音频和声音滤镜是否有瑕疵,这是这群程序员的主要工作之一。很难想象,这个让普通人在手机上享受K歌乐趣的热门应用是出自这群唱歌跑调的极客宅男之手。可能就连他们自己,在加入陈华团队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从事这样一个移动应用程序的开发。

2011年2月,陈华发了一条只有二十几个字的微博:“刚刚办完离职手续,正式离开阿里巴巴,开始我的第二次创业之旅”。几分钟后,媒体就开始给他电话确认信息真伪,紧接着,几家风险投资商便主动找上门来,问他需不需要融资。

当时的陈华还没有组好团队,也没有构思具体产品,只有他一个人。但他已经确定下来第二次创业的大方向是“移动+电商”,将时下两个最热门的创业关键词一网打尽。之所以是电商,是因为“在酷讯和阿里巴巴都是做电商的,觉得自己有能力,人脉和资源也在这一块儿”,而移动,虽然对潮流不太敏感的陈华从2009年年底才开始使用第一款安卓智能手机,但一接触,他就发现,除了输入不方便,智能手机跟当年的PC已经没有什么分别,甚至更加强大,这意味着新一轮的巨大机会。

风投对陈华和他提出的大方向都十分认同。虽然没有实现成功上市,但酷讯当年引发的垂直搜索网站热潮,以及曾经一度与携程、搜房两大业内领先网站激烈竞争的景象,仍然让对国内互联网发展过程熟悉的人记忆犹新。扎实的搜索技术功底加上阿里巴巴的大公司背景,以及热门的创业方向,让投资者们看好陈华将成为一个更加成熟的创业者。

最终,陈华选择了蓝驰创投,这家老朋友徐易容推荐的风投公司。回顾此前在酷讯的经历,他觉得对盈利预期的差异,是埋藏在创业者和风险投资之间的定时炸弹。“VC其实都一样,你好的时候对你好,你坏的时候对你坏,唯一的差别,是看谁更有耐心。”

事实证明,蓝驰创投耐心地与陈华在一起,度过了长达15个月的产品摸索期。其间,他们一起否定了数十个产品构想,甚至包括“移动+电商”的整体方向。

陈华首先看好的是团购,因为团购解决了当年酷讯始终无法解决的一个根本问题:线下产品的标准化。正是这个问题,让酷讯在诸多生活信息领域中,最终只找到了一个能够为用户提供优质体验的领域:在线销售飞机票,因为无论在哪个网站购买的机票,最终得到的服务都是一模一样的,这也是酷讯真正做起来的领域,直到今天,机票比价和在线销售仍然是酷讯的核心业务。而其他所有领域,比如租房、招聘,都离不开线下实打实的接触,比如去实地看房、应聘,到了线下的环节,作为信息平台的酷讯就再也无力控制,用户的抱怨和不满也就可想而知,将线下产品和服务标准化打包的团购正是酷讯当年求之不得的创新。

在获得蓝驰融资,开始组建团队创业两三个月后,陈华首先开发的是一个与团购相关的移动产品,用户可以通过这款工具知道朋友在买什么,跟随下单交易,基于电话簿和第三方账号,但是,等这款应该用上线后,用户增长却十分缓慢,陈华的判断是用户习惯还需要经过几年时间培养,在移动上购物还为时过早,于是决定放弃。

2011年7月,陈华团队又开始全力转向PC端的优惠券业务,并推出了最淘网。但他们仍然发现用户增长性一般,在乎优惠券所带来节省几块钱的人不多,大部分还是黄牛和倒货的。蓝驰创投的朱天宇认为,从做互联网最重要的指标用户留存率来看,最淘网对用户的吸引力没想象中那么强,陈华再次决定放弃优惠券方向。

虽然酷讯没有成功,但陈华的心仍然很高,他想做的是那种能够拥有1亿以上用户的产品,即使现在达不到,在能展望的未来也有可能,否则还不如不做。但经过两轮产品推出和放弃,团队中已经有成员离开,剩下的人也还不知道方向。到了2011年年底,焦虑已经从陈华的脸上显现出来了。朱天宇推心置腹地说:“陈华那时压力很大,睡不着觉。他也算江湖成名人物,从阿里巴巴出来创业,最淘网的招牌也打出去了。陈华本身也讲义气,从阿里巴巴带出来几个兄弟,自己还找了一些人,他对酷讯的前员工也有内疚,觉得没有带大家走到更高的位置上,如果再创业不成这些人怎么办?”。

朱天宇找来了陈华在酷讯时的搭档吴世春、蓝驰合伙人陈维广,他们在第三置业附近的咖啡馆频频碰头,一起给陈华支招,让陈华清空头脑,打破限制,围绕两点来开放式地寻找新方向:1.是否是中国用户的刚性需求;2.能否发挥陈华团队的优势。

大家一番头脑风暴,每个人都拿出了好几个产品思路,产品构想写了满满一黑板,比如类似于中国Path式的产品、手机上的美丽说、二手货交易平台、APP推荐应用等等,其中大部分仍然符合移动+电商的方向。大家坐在一起做SWOT分析,模拟用户,模拟竞争对手,黑板上擦了又写,写了又擦,每每考虑到最后,团队就会发现,要么这款产品所对应的用户需求还不够成熟,要么就已经有足够强大的竞争对手,要么现有团队没有相应的技术储备和人才基因。只能推翻,继续寻找。

一亿美元学费

每次回顾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创业,陈华总会想起,当一款符合用户需求的创新产品推出时,那种早期用户爆炸式增长所带来的巨大成就感。早在大学和创办酷讯的时候,他就尝到过这种快感。

1999年,还在北京大学读大三的陈华和同学段辉、罗昶一起寻找毕业设计项目,他们接受了师兄雷鸣的邀请,加入了北京大学网络实验室天网搜索项目,负责重新设计和开发“天网FTP搜索引擎”。当时,互联网上资源稀缺,远远没有现在这种浩如大海的感觉,所以搜索的重要性还不太突出。远在美国的谷歌刚刚创造一种新的搜索引擎界面,干净清爽,于是,陈华模仿谷歌给天网的搜索页面做了一个变脸。由于用户体验好,天网FTP搜索流量增长非常快,到了陈华本科毕业的时候,北大天网搜索80%的流量都来自FTP搜索。随后,陈华保送北大研究生,同时继续修改优化天网的搜索引擎。

到2002年,天网FTP已经拥有上千万文件,每天点击达60多万次,成为教育网内最重要的资料来源,几乎所有教育网用户都是这个系统的使用者。陈华将当年十分简陋的天网FTP发展成了国内最著名的FTP搜索引擎,而他的名字和邮件地址就挂在页面下方,就像马克·扎克伯格把自己的名字放在Facebook页面下方一样。

接下来他又开发了天网Maze,除了能够传送和分享文件,天网Maze还可以说是一种基于共享的社交方式,你可以从一个人共享的硬盘跳到他朋友共享的硬盘,感觉可以找到世界上一切资源。直到现在,很多Maze用户都仍然在感慨,Maze极速的用户下载体验,以及教育网乌托邦式的分享氛围是现在任何互联网产品都无法企及的,但因为知识产权的限制,它是一个注定无法商用的产品。

2002年年底,一个意外改变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进程。谷歌被有关部门封杀,并将网站链接转向国内的各家搜索引擎,除了百度之外,天网搜索也分流了一部分流量。为了澄清责任,陈华特意在天网网页下面写了一句话:“谷歌转向天网不是我们的原因。”后来,这句话还被境外媒体在报道此事件中广为引用。

在谷歌被封杀后,百度和北大天网的流量迅速飙升,但商业公司的持续开发能力自然远远高于高校。北大天网项目组成员不少都去了百度,成为百度早期的技术骨干,陈华在天网的同学段辉、师兄周利民、推荐陈华来到天网的师兄雷鸣,都跟着导师刘建国去了百度。自此,百度逐渐成长为一家能够与谷歌对抗的搜索引擎网站。

但陈华却没有选择去百度,也没有选择直接创业,他更希望能进入一家规则严谨的跨国大公司锻炼几年,跟很多北大计算机系的“牛人”一样,他选择了微软研究院。在微软,陈华如愿以偿被派到了美国工作,也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很多聪明的人,了解了大公司做事的方式。微软大大开阔了他的眼界,但大公司做事的低效率也让他感觉不满足。在微软,陈华的主要工作之一是参与开发MSN的搜索系统,直到今天他也很难理解,微软为什么会把MSN这样一个用户基础绝佳的IM工具运营得如此失败。

2005年年底,为了买到回家过年的火车票,陈华利用自己的搜索引擎知识,做了一个小工具,这个程序能够将网络上零零散散的转让火车票信息,精确地识别和抽取,变成结构化的数据,也就是帮助用户寻找散布在网络上各个角落里的火车票转让信息。自己试用之后,他把这个工具发给了一些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