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心中的钢琴梦
来源:特价圈

  我已经不记得第一次知道世界上竟然有钢琴这种奇妙的乐器是什么时候、什么场景,只有那份不自觉的冲动始终如初。黑与白,最简单又最具反差的搭配,很自然地就会散发出一股神秘的气息。无论是否有演奏者在现场,总会很自然地想象出自己在演奏的样子,那种陶醉是如此真实,以致自己常常陷入这样的幻象中,久久不能自拔。

  童年总是在幻想与幻灭中一点点褪去光鲜华丽的外壳,不经意间我们就长大了。无论愿不愿意,长大还是以一个无可奈何、无可阻挡的结点到来了。童话梦破碎了,碎得如此彻底,甚至无法拼凑出一块完整的记忆,只有碎片,满地的回忆,来不及整理。我们以满是伤痕尚显稚嫩的身躯走入成人的世界里,孤独地面对着现实的残忍。在匆匆忙忙中我们的梦想或丢失了或抛弃了,生命最初十余个春秋似乎什么也没留下。唯一还能唤醒那些年遥远回忆的是再次与钢琴的相遇。就在我们面对生命的空白无比绝望时,钢琴如精灵般跳跃起来,给我们一个在真实与梦境之间寻找自我的理由与机会。

  钢琴有一种魔力,哪怕它就静静地伫立在角落里,也会给人以一种安全感。无论充满何种烦杂的心绪,黑白键总可以让你平静下来。它们似乎总在诉说着什么,但这种心灵的沟通并非依赖于听觉,相反,在安静时你往往可以感受得更加深切。所以我一直相信就算贝多芬双耳失聪仍然可以创作出最伟大的乐章,因为他在用心传情。钢琴不同于其它乐器的一点在于,就算是演奏一组激昂的乐曲,我感受到的依然是静。大多数乐器如果演奏不得法很容易发出扰民的噪音,但钢琴总是能巧妙地调和成和谐的悦音,就算弹奏的不是标准的和弦。

  喜欢钢琴,不只因为它的悦耳,更爱手指在黑白键间翩翩起舞的美。那是一种令人眩目到窒息的眼花瞭乱,将狂野与优雅集于一身,将生命的力与美诠释到淋漓尽致。舞动乐起,舞止音犹在。它不同于琵琶的“大珠小珠落玉盘”,亦无需“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只求用生命的全力演绎灵魂。这才是真正的热爱,不求回报,无需解释,只有“此时无声胜有声”的余韵耐人寻味。

  静静的音乐厅里,音符如潺潺流水般倾泻而出,浸入其中,仿佛此刻世间只有我一人,观享灵魂在跳舞。一种很美好的感觉,却总带点淡淡的忧伤。因为我一直以为,怀有这种情愫的人只有自己。

  直至某一天,与好友谈及这种感觉,才发现,原来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钢琴梦。这个梦很真实,亦很美丽,最重要的是,它永恒,不变地承载着属于我们的青葱岁月。在那些时光里,我们拥有的还有童话,还有懵懂,还有憧憬,还有一切真善美的存在。钢琴梦让我们在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后仍可留一分清醒,告诉自己,我们曾经真实地存在着,单纯地,快乐地,美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