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创业2.0: 先造血,再造梦
来源:特价圈

最近见到了一位朋友。三年前他和我一样,整天采访、码字,做着理想主义的梦,干着新闻民工的事儿。2010年决定不干了,和几个要好的媒体兄弟,做起了垂直B2C,创业了。

那是电商大跃进的岁月,弄间卧室,搞个网站,拉几杆枪,就可以出门见投资人了,而且成功率比“非诚勿扰”还高。就像当年在加州发现金矿一样,每个涌进的创业者都认为自己是下一个马云,每一个投资人都认为马云可以复制,大家都在做梦。至于品类对不对、毛利高不高、重复购买率强不强,没人关心。梦想比现实强。

这位朋友和他的搭档们选择了一个非常小众的品类。他们的逻辑是,中国市场足够大,再小众的产品也能找到足够多的人群。他们频繁见投资人,讲故事、说梦想的能力也越来越强,但一直未能获得投资人的青睐。与此同时,一家规模略大的竞争对手却拿到了投资,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属于二次创业,算不上高富帅,但至少没有像我那几位记者朋友那么具有屌丝感。说白了,在融资这个事上,人家的背景更胜一筹。

没有融资的电商只能摆着手指头过日子。B2C本质是个流量生意,你要持续地获得用户,就得持续的砸钱,这几位朋友的启动资金都是多年的积蓄拼凑而成,根本花不起钱做流量。所以,一开始,他们就同时做B端的生意,也就是把产品卖给一些企业客户。这个完全为生计考虑的权宜之策,在电商泡沫破裂、整个行业哀鸿一片的情势下,让他们活了下来。去年1000多万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B端,对于一家十来个人的公司,已经很不错了。这位朋友现在见人不再说自己是做电商的了。“我们就是一家传统贸易公司,如果当初把全部希望压在C端,死的会很惨。”他说。

不用统计,像他这样的屌丝毫无疑问占据了中国创业群体的大长尾,他们大多没有任何背景、没有任何资源、没有多个银行帐户,换句话说,比起那些精英创业者,这些屌丝创业者甚至都经不起一次失败。想想吧,把自己或父母多年打拼的积蓄没有任何回声地砸向了一个无底洞之后,那会是什么感觉。

这几年,无论是来自硅谷一拨又一拨的创业偶像,还是中国本土诸如马云、马化腾这些逆袭之王,都在传递一个信息:只有有梦想,并坚持它,创业就能开花结果。单纯从心灵慰籍层面看,这个论断没有任何问题。但创业不是纸上谈兵,问题是,怎么坚持。

很多人只看到了腾讯围绕社交和游戏所做的帝国般布局,但少有人愿意谈它当初只是一家依附运营商而生的公司;百度最初的用户也不是那几亿网民(当时中国网民的数量单位准确说是万),而是新浪这类大客户,说白了,李彦宏最早就是搞外包的。

腾讯、百度所处的年代几乎没有巨头,大家都是屌丝,即使在今天看来机会多多,但活下来还是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这些巨头在逆袭之前,也会“很三俗地”为五斗米而折腰。

但时代不同了。过去几年中,一座又一座大山在中国互联网江湖竖起,这是马化腾、李彦宏、马云创业之初不曾遇到的现实,在这些屌丝成为大佬之后,后来的屌丝如何生存,变成了一个时过境迁的问题。

从竞争的角度看,上述结论并不夸张,但是从生存的角度看,当下的创业者是否只看到了巨头吃肉的结果,而忽视了它们喝汤的过程?互联网创业的本质是用产品拼用户(大部分是2C),大多时候即使有了海量用户,也是没钱可赚的。而对于很多草根创业者来说,一个产品的失败就意味着一家公司的失利。这是不正常的。

近来,关于互联网创业还有没有机会,或者干脆一点,还有没有草根、屌丝的机会,成了创投圈内热议的话题。比较流行的观点是,不仅传统互联网的机会在枯竭,即使刚刚兴起的移动互联网,也终将是巨头的地盘,草根创业者越来越难。

尤其是互联网创业,以前是有用户就有希望,现在有用户也有希望,但是越来越渺茫了。一个APP有几千万用户不稀奇,难的是怎么变现,除了游戏,还没有看到第二个能让草根创业者坚持下去的理由。不像PC主导互联网的时代,即使几百万用户,至少还能从广告联盟分得一杯羹。甚至巨头打架的时候,小站长们都能“分红”——比如淘宝打eBay、谷歌与百度抢流量。当年的站长们,你们懂的。

那时离用户近,离钱就近;现在离用户近,离钱也进,只不过是花钱的“钱”;以前是获得用户之后有可能赚钱,现在是为了获得用户先花钱。创业的逻辑完全拧巴了。这可能对“高富帅型”创业者不算什么,毕竟人家起点就高,要钱有钱要枪有枪,一起跑就奔着梦想去的,套用范爷的话:他们能融多大规模的资,就能承受多大规模的失败。但屌丝创业者就不一样了,一句话,直接造梦是有成本的,要想成为下一个马云、下一个马化腾,不妨先想办法把二舅借给你的那5万块钱的启动资金还了,然后给老婆孩子换套两居室,再把跟你打拼的兄弟们工资提高点。完事再谈造梦。

前不久在深圳见到一个创业团队,做NFC(近距离无线通讯)的,业务有两块:一是做面向C端的APP,希望将来能把社区、大学的人群覆盖起来,解决他们的消费、支付等需求,显然,这是个大工程;另一块是做面向B端的手持设备,这种设备内置了NFC功能,为传统制造企业解决生产环节上的信息录入与查询等需求,据说已经接了包括富士康在内的几个大单,有不错的现金收入。

这个团队之前是做山寨手机的,后来感觉快钱越来越难赚,两年前开始转型,“想做点有理想的事情。”但是做起来发现,NFC这种对产业基础设施要求极高的领域,单枪匹马地做很熬人,又不想放弃,所以他们瞄准了大型传统企业客户,一是赚点流水钱,二是就算做实验了。“像富士康这种客户,光工人就几十万的规模,这些人是我们设备的使用者,所以本质上也算C端用户吧。”一位团队成员说。

在学会造梦之前,请你先学会造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