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越:寻找浮在设计之上的东西
来源:特价圈

有人说,吕越是一个敢为天下先的人。在众多的经历中,无论做什么,她都能出类拔萃。她做过大学老师,做过专业时装设计师,做过服装公司的高层管理者,最后,又回到中央美术学院,继续从事教师职业。吕越还是个让人惊异连连的人。做学生时,她放弃了热门的绘画专业,转而学习在中国刚刚起步的服装设计;中国市场经济起步时,她转而做了专业时装设计师;几年前,吕越带着从市场上积累的经验,和多年从事服装设计带来的灵感与思考,又回到了她始终热爱的大学讲堂,主持建立了中央美院第一个时装设计专业。

如今,吕越早已是中国最顶尖的时装设计师和美学教育家,在她的履历表上,我们看到这样一系列光环:第二届中国“十佳”服装设计师、1997年中国“金榜”设计师、2005年度中国服装服饰色彩大奖等等;她多次在国内外成功地举办个人时装设计展;曾经参与经营的服装品牌也频频获奖。面对如此完美的人生,吕越说:“无论做哪个行当,勤奋和热爱是必须的,二者结合就会成功。”

服装梦在缝缝剪剪中成真

吕越从小在沈阳长大,父母都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被浓厚的艺术氛围熏陶,吕越经常到学院的画室去画画,偶尔,父亲会把他认为吕越画得好的作品亲手裱起来,看似不经意的举动,让吕越信心大增。

虽然吕越儿时曾有过当诗人的梦想,但仍掩饰不住她看似寻常却不凡的美术天赋。初中毕业那年,她决定要考中央美院附中,却意外地受到家人的反对。文革的时候沈阳美院不招生了,整片的操场都荒成了白薯地,搞美术的父母被下放到了农场,这份记忆让他们不赞成吕越选择走美术这条道路。“当时我的各科成绩都很好,父母希望我能考建筑设计。为此还开了家庭会议,会议决定考美院附中可以,但是只给我一次机会,如果这次考不中,回去要好好读高中。但没想到我顺利地通过了考试。”1980年,吕越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中央美院附中,开始了她的艺术生涯。说起那段经历,吕越觉得是她一生当中很重要的阶段。“当年计划招生30名,因考试成绩原因只收23名学生,今天数下来这23个各个都是不同凡响了。在我们这代人身上理想主义的色彩很浓,上附中的时候大家就立志做艺术家,看的也是大师作品的画册和他们成长经历的传记,毕业以后就有一种冲劲,也要做那样的人,仿佛只有做大师才是我们事业的目标。”

良好艺术环境和扎实的绘画功底造就了她对艺术的无限热爱。当她以优异成绩从美院附中毕业时,她的决定又一次把大家惊得无话可说。凭借吕越的条件,完全有把握在绘画专业有所成就,但吕越却又成了中国早期服装设计专业的大学生。相对绘画而言,吕越觉得自己天生具有一种对服装时尚的敏感,她记得:四岁时给自己的衣服钉满了五彩扣子;少女时经常喜欢为自己制作一些“奇装异服”;一本国外商店里的产品目录手册,就因为上面印有几件漂亮的服装,她就如获至宝般收藏了好久。甚至在美院附中上学期间,她已显露出对服装的高度热情,别的同学每每去图书馆都是借梵高、毕加索的绘画作品图册,只有吕越借图书馆里仅有的那本有关服饰潮流的书。在学校食堂大师傅的休息室,她还找到了一架供后勤使用的缝纫机,这让她喜出望外。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服装设计专业在中国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很多人对这个专业的发展持有怀疑态度,关心吕越的老师们纷纷给她做工作,希望她能够继续搞绘画。然而,吕越的服装之梦就在这样的唠唠叨叨、缝缝剪剪中,逐渐壮大,慢慢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