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司登设计总监朱琳:她要把羽绒服变成时装
来源:特价圈

  T台灯光渐变渐亮,模特们身着色彩缤纷、时装化的羽绒服翩翩走到聚光灯下,引来人们一阵诧异:这是羽绒服吗?3月30日,中国国际时装周的“2004羽绒服流行趋势”发布会甫一亮相,立刻颠覆了传统羽绒服臃肿肥大的概念。

  发布会结束,一位穿着毫无时尚感的女人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她就是波司登羽绒服的设计总监朱琳。3月31日,记者辗转联系到了朱琳,在她下榻的北京饭店,朱琳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记者与朱琳的对话先从她的时装发布会开始。

  艺术与市场会选择市场

  记者:昨天,你的羽绒服真的把全场观众都震了,羽绒服也可以做出那么多款式,那么漂亮,为什么我们在商店中买不到?

  朱琳:很多朋友问过我,为什么商场中的羽绒服都不怎么好看,我想这可能就是艺术和市场的差别。舞台上的都是概念服装,为了追求舞台效果,衣服必须好看,但是生活中就不行,羽绒服的保暖功能是第一位的,设计服装必须考虑到市场需求。

  有一年,我设计了一款翻领的羽绒服,突破了那种立领带帽的臃肿样式,征求意见时所有的人都说好看,但是真的拿到市场上卖的时候才发现,消费者根本就不买账,因为翻领无帽的羽绒服不能给脖子和耳朵保暖。从这以后,我就更加注重把羽绒服的保暖性放在第一位了。

  记者:作为一个时装设计师,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艺术追求,在你的心目中,艺术和市场哪一个更重要?

  朱琳:我是给企业做设计师的,羽绒服是面对工薪阶层的,非常看重销量,所以我更看重市场的需要。但我每年都会做羽绒服的发布会,这是提高品牌形象所必需的,也发挥了自己的创造水平。如果艺术和市场有什么冲突的话,我一定是尊重市场的。

  曾经有一位国外的设计师问我,你设计的羽绒服能卖出2000件吗?我告诉他,我设计的羽绒服曾经一个款式就卖过50万件,他吓坏了,连说不可能。我说在中国就有可能,我有着巨大的消费者群。

  立自己品牌还没有想过

  记者:很多人会质疑做羽绒服还用设计师吗,做羽绒服的设计师显然没有其他设计师容易出名,想过改行吗?2001年,你设计的羽绒服在国内外销量达到20亿,想过自己成立品牌吗?

  朱琳:我在大学里学的就是羽绒服设计,17年了,至今还没想过要改行。即使中间去法国学习高级成衣,也是为了吸取高级成衣的灵感,改造羽绒服。我想羽绒服还有很大空间可以发挥。

  20亿?那是保守估计,应该更多,30亿也有可能。至于成立自己的品牌还没想过,我属于给企业做的设计师,可能是性格的原因,我习惯现在的状态,钱多少没关系,可以干自己的事情,有一个相当大的发展空间就够了。

  最幸福时刻一家人在一起

  记者:站在T台上接受掌声的时候,是不是最开心的时候?

  朱琳:我平时经常要加班、出差,很少在家,其实最幸福的时候就是一家三口开车去兜风、一起吃饭。从春节到现在,我总共在家吃了三顿饭。

  我真的很感谢爱人和儿子。不是我协调得好,而是他们理解我,如果不理解,我本事再大也不行啊。每次我回家,16岁的儿子总要问长问短,和我聊天、给我做饭,出差的时候每天给我打电话、发邮件,爱人教育孩子也很有一套,我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多事都不用操心。

  记者:你和别的设计师不太一样,穿着打扮都有点太普通了,好像也不化妆。

  朱琳:我平时很喜欢线条简单、随意的衣服,正规的场合才会稍微打扮一下,化些淡妆。美容院我是不去的,去也顶多是因为好奇,美容院都碰上我这样的,肯定气死了(笑)。

  我觉得化妆对皮肤肯定有影响,所以我不化妆,但是很注意饮食,从来不吃油腻的东西。

  健康羽绒服仍是发展方向

  记者:波司登去年提出了“生态抑菌绒”的概念,能不能预测一下2004羽绒服的流行趋势?

  朱琳:“生态抑菌绒”很多媒体说是炒作,但如果消费者购买了这种羽绒服,就一定会发现这种健康羽绒服的好处。健康仍将是羽绒服发展的一个方向。

  羽绒服在满足了保暖的功能后,人们必然要求美,所以羽绒服仍然会向着更合体、轻薄、干净利索的方向发展。发布会上展示的羽绒服,虽然不会出现在市场上,但是代表了一种发展方向,羽绒服会更加时装化、更符合人们的审美观念。